当前位置:首页 » 散文精选 » 正文

光阴似箭,流水蹉跎。那一圈一圈的年轮见证着岁月的痕迹。门前那棵大柳树永远的和我们说再见了。

11.png

今年梅雨季节可谓是持续了很久,因为一直在上海工作的我,因为疫情很多工作有暂停,但还是没能及时回家里多待几天。不小心的崴脚导致我只能暂时先在上海休养下。

前两天和妈妈电话聊天,得知家里那棵大柳树因为狂风暴雨的袭击惨遭不幸。妈妈语气略带伤感,我也是一下子陷入沉默,静静的听妈妈说话,许久都没说出几句话来,这棵大柳树陪伴了我整个童年,承载了太多的欢乐。而他陪伴妈妈不知道多少了春夏秋冬。如今突然的离开着实让我们心里有些伤感。

我的家乡在淮河下游,地处平原,今年洪水泛滥,很多村落都遭了殃,因为地势的原因我们那边没受太大的影响,不过磅礴大雨是无法躲避的了,妈妈口中的这棵大柳树回忆起来陪伴我们家真的很久很久了,打我记忆里面就已经有它了。它长在我们家门口的河岸边,村上很多的小伙伴喜欢他,因为他的外形很容易攀爬。

主干不长最多2米的样子,然后便开始向四处伸展,然后再长出很多的分支。随着岁月的积攒,分支上又伸展出很多的分支。密密麻麻的枝叶可是玩游戏的时候有力的遮挡物。每次爬上这棵树不费吹灰之力,他那倾斜的主干三两下就可以到头,然后看看自己喜欢那棵分叉,便开始向分叉爬过去,然后静静的坐在树杈上甚是舒坦。

每年阳春三月柳絮飘飘,我就会爬上树上面玩耍,夏末暑假我也经常和小伙伴们捉迷藏,时常也是躲在这棵树上面,利用它粗大的枝叶来隐藏自己。所以每次爬上这棵树都是丝毫不费力,他那倾斜的主干三两下就可以到头,然后看看自己喜欢那棵分叉,便开始向分叉爬过去,然后静静的坐在树杈上甚是舒坦。妈妈也可喜欢他了,记忆里我们家的很多绿色蔬菜都有他的功劳,尤其妈妈种的西葫芦,每年我都记得树上结的满满的。

只是因为果实丰收的时候,河里长满了水,妈妈也不允许我们爬上树摘,而且这些西葫芦都爬的很高很高,有的甚至紧紧的抓住一些很细很细的枝干,人爬上去采摘是没戏了,只能用绑了钩子的长竹竿去摘他们,而且很多勾下来的西葫芦都是噗通一声掉进河里,然后需要用竿子在把他们从河里打捞上来。记忆里的西葫芦都结的很大,很饱满,每次采他们的时候总引来左邻右舍的人前来围观,有的还帮忙打捞。

每次妈妈也都是把这满满的果实分给大家,每次也都能听到大家夸赞我妈妈,然后笑哈哈的拎着西葫芦散去。门前的这棵大柳树可真是立了很大的功劳。除了西葫芦,妈妈种的丝瓜,丝瓜也是一种顺藤尔长的蔬菜,每次看妈妈很轻松的在树根旁边挖坑点上种子,然后慢慢的长出幼苗,只是丝瓜藤比较细,树干太粗有的爬不上去,妈妈只能通过插入一些高高的竹竿让丝瓜顺藤而上,土地肥沃,结出的瓜儿十分的诱人。

冬瓜好像妈妈也有播种,只是诗歌很久,记忆不深,只是这棵门前的大柳树确确实实承载了太多童年的记忆,那些美好的童年记忆让点缀了五彩绚烂的生活,如今从妈妈的口中得知他生命逝去,而且被风吹的连根拔起,心中不免有丝丝的伤感,虽然很多年我不在有过相伴,但是在妈妈的心中或许有更加多的情感吧。

记得每年回家,我也都能看到,只是冬季里的他早已没了曾经的风华正茂,枝干早已不复存在,绿油油的藤枝也早已没了踪影,只留下那光秃秃粗粗的主干依然屹立,任凭风雨击打,风雨覆盖,他依旧在天气晴朗时展示他微笑的面庞。如今再没有力气和自然的强劲之力抗衡,生命结束。妈妈时不时传来的叹息声,依旧在我的耳边飘忽。挥洒不去的曾经,您那坚韧的声影,相伴之乐,感恩!!!

本文标签:

相关文章

幸来山水间,展翅在明天。